我的师父宋瑞卓

文章来源:九游会j9官网十二公司    发布时间:2019-11-18 16:44   点击:


“师父在上,徒儿敬您一杯!”
“干了哦,喝不得酒二天出去不准说我是你师父,丢人得很!”

因一次机缘巧合,我的人生道路上从此便多了一位师父。虽然拜师的方式有些马虎,但是师父在我心中的分量却一点也不“马虎”。我敬重他兢兢业业,不畏艰难的工作态度;佩服他运筹帷幄,统驭全局的工作能力;更折服于他遇事果决,说一不二的人格魅力。师父师父,亦师亦父。为师,他教我适应新岗位,教我技术能力,教我不断学习来提高自己。为父,他教我谦逊做人、踏实做事,教我意志坚定、百折不挠,教我怀恩行正、高风亮节。

胖胖的身子、高高的个子、大大的车子、这是我师父在工地上的固定形象。工地上的同事总爱喊他“老宋”,但“老宋”一点也不老,他的精气神年轻着咧。他总是操着一口浓重的方言,见谁都是笑呵呵的,就像一尊弥勒佛,总让人倍感亲切,如沐春风。偶尔还会和我们打打篮球,打打乒乓。在酒桌上端起酒杯来也毫不含糊,气冲斗牛,豪气干云。在生活中,我的师父给我的感觉就是一个热情豪气的大小伙。而在工作中,师父给我的关键词是“事必躬亲、精益求精”。从他身上,我深切感受到了这两个词的内涵与魅力。

作为项目经理,他总是第一个到达工地,施工现场出现的疑难问题,他总是亲自去查看与解决。大宗材料的质量他总是亲自把关,关键工序的处理他总是亲自去指挥。我问他:“很多项目经理,工作安排完后就很少来施工现场了,少有人像您这样,每天上班最早到,每天下班最晚走。您这样事事亲为,每个细节都想牢牢把控,您不累吗?”他告诉我:“累啊,是人都会累。可是当你这样累了几十年,你就闲不下来啦。公司信任我,把这么重要的项目交付给我,我得把它做到尽善尽美。我手底下还有几十号兄弟姐妹要吃饭,要生活,我的项目还得有效益。”

我记得有一次,为了完成业主要求的施工节点,同时严把工程质量关,师父去接了孩子放学,又匆匆赶回工地,张罗着施工现场的同事紧锣密鼓地施工,一个接一个的电话部署着任务,一遍又一遍的翻阅着图纸与方案。期间师娘也曾打来电话,期望师父早些回家休息,师父却说,“今天工地很忙,就不回家了”。凌晨时分,我看见了在沙发上小憩的师父,眉宇之间充斥着难以掩饰的疲惫,原来,师父真的也会累。那一天,我想了许久,明白了师父身上的这种“黄牛精神”。这正是助他成功的神奇法宝,也是蕴藏在他身上的人格魅力。

前不久,分公司收到了一条喜讯——领地环球金融中心项目获得了中国建设工程鲁班奖。这是所有建筑人梦寐以求奖项,而这个项目的项目经理,正是我的师父。我不知道是否是偶然中存在的必然,但我知道没有人能不付出努力随随便便就成功。且不说整个项目建设的一千多个日夜所经历的风雨和挑战,只说为了创优评奖,这半年以来的突击任务,他每日都奔波于领地项目和肿瘤医院项目之间。一边是势在必得的鲁班奖,一边是集团旗下的重点工程,是公司托付给他的重要任务,哪一边都不能出丁点儿差错。眼看着他日渐消瘦,我们都很心疼,也都努力地去做好自己该做能做的事情。而师父,最终还因为积劳成疾而患病入院了。

值得吗?我有时候总想开口问问他。前几日在公司碰到师父,见他那般憔悴,我索性提出了自己的疑问,可话到嘴边,却变了:
“师父,您修的房子得了鲁班奖,您高兴吗?”
“..........”
“师父,您怎么了?得奖了还不高兴哇?”
师父没说话,我只看见了他舒展开的眉头和他上扬的嘴角。
有答案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文/谢杭  图/唐思洋